11
2月

518_463

未分类 518_463已关闭评论

   “不见!”

   虞子苏还没有转过弯来,就听见夜修冥沉冷的声音,修长的眉毛上挑,凤眼微微眯起,单薄的唇紧抿着,一副极为不悦的样子。

   “是。”湖涵显然也察觉到了夜修冥的不对劲,不敢多问,急忙下去了。

   虞子苏皱眉问道:“怎么了?”

   “解平远那老匹夫,被府里的姨娘算计了都不知道!”夜修冥听见虞子苏的声音,将怒火压了下去,轻声道:“那府里的姨娘让自己染了疫病,又去勾搭了解平远,然后吓解平远你有废了他的心思……”

   “让解平远进宫来撒泼……”夜修冥冷哼一声道:“若不是昨日那个叫甘蓉的女人禁不住审问,我都不知道原来大臣的府邸也混入了飞凤的人!”

   “飞凤?”虞子苏惊讶道:“你是说,这一次的人是飞凤的人?”

   “嗯。”夜修冥想起那个女人交代出来的事情,眼眶四周渐渐染上一片红色,不想让虞子苏多想,转移话题道:“那两个冒充奶娘的人离宫去了,没有找出来,而且宫中的凤印掉了。”

   虞子苏哪里有那么轻易就转移了注意力,见夜修冥不愿意多说,也就不再多问了,终归她现在是个病人,养病才是要紧事,便从善如流地顺着话题道:“小颖不是说宫中没有掉东西吗?”

   “你忘记了先前那个假冒的凤印了吗?”夜修冥显然对偷凤印的人有些无语,“那些人偷了那个玩意。”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偷了凤印做什么,不过虞子苏也挺无语的,那假的凤印一直丢在角落都没有用过,都快积灰了,这些人偷东西都不看看的吗?

   没过多久,虞子苏就知道这群人偷凤印做什么了。

   白纱裙美女赤脚漫步海边浪漫写真

   下午夜修冥去了京都大街上处理雅苑的事情,虞子苏正在试图抱抱大宝,就见虞易匆匆忙忙跑来道:“皇后娘娘,有人拿了懿旨前往王坪村,要求将麴麻和贡苟全部采摘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南宫颖也从外面跑进来道:“主子,外面有人打着您的名义收购麴麻和贡苟,还有娇容和红九!”

   “是不是穆云影他们已经将疫症的解药药方配出来了?”

   “苏儿,他们将解药药方配出来了!”

   虞子苏和刚刚回宫的夜修冥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道。

   “祁连县有内鬼,我让六哥去一趟,顺便把他自己治病。”夜修冥显然很是高兴,哪怕有内鬼这个消息也没有影响他高兴的心情分毫。

   虞子苏也很高兴,对虞易道:“那几个人可是抓住了?”

   虞易点点头,“就等主子发落呢。”

   只怕甘蓉安排的那几个人再怎么样也没有想到,虞子苏若是要将麴麻和贡苟收了,根本不会下懿旨,只会让青狐亲自跑一趟。

   因为从让他们种上药材的那一天开始,虞子苏就让人告诉他们,除了青狐本人到了,不管是谁是什么指令,都不能将麴麻和贡苟从地里收了!

   并且这些都是他们父老乡亲的救命药,若是一个不好,就是几百条人命的事情!

   所以尽管没有能够种成两季水稻,但是王坪村的人也不是无事可做,至少将大部分心力都放在了药材上面。

   如今麴麻和贡苟还有数日就全部成熟可以入药,怎么可能不好好守着!

   虞子苏冷冷一笑,让夜修冥带着她前往王坪村。

   同时,虞子苏以皇后的名义,通过朝廷之下的官府,开始大肆收购娇容、红九等数位药材,下旨凡私藏药材者,以欺君罔上治罪,但凡举报一人,不论身份,接可得都朝廷赏银二百两!

   之前皇后收购药材的谣言不攻自破!

   一时之间,暗地里收购的人皆是不敢轻举妄动!

   有一两个仗着背后的势力不怕邪的继续悄悄收购药材,不出两日,就被幽谷和弑杀连根拔起。

   那背后势力,正是依附于梅阁的洪月楼!

   江湖事江湖了,虞子苏觉得此话说得极好,只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所以就不能怪她心狠手辣了呀。

   只是若是之前虞子苏还有些怀疑东陵商策是不是已经快要掌握东陵了,那么现在,根本就不用怀疑了。

   夜修冥和虞子苏一边处理着这次疫症为景国带来的种种后患,一边让人沿着雅苑、甘蓉和那个报信的无名女子一路查下去……

   后有史书记载,景国大历五十三年八月末九月初,疫症爆发。

   时年难民入京,因明德皇后先有王坪村开荒之举,使得数众难民有栖居之地,果腹之粮,又经数日,明德皇后与明景帝请穆姓后人下山,与神医后人一同配寻出疫症药方。

   因明德皇后事先种植药材之举,朝廷节省大量银钱于药材购买。

   是年,九月中,疫症平,据官府下令统计,死二千三百余人,失踪两百余人,不管死伤抑或银钱,史上俱是损失最低。

   “你是说,这批飞凤国的人是冲着我来的?很有可能是因为我母亲的缘故?”虞子苏小心翼翼地将大宝抱在怀里,眉眼间尽是温柔的笑意,丝毫看不出来就在之前,她还下令将解府全部押入大牢。

   虽然才不过几天时间,虽然虞子苏一副虚弱的样子,可如今,众人见了她,只觉得她身上的气势威压比以往更重,更加不敢小瞧她,就连南宫颖,这几日在她面前也越发老实了许多。

   昏迷几日后终于醒过来的重越跪在地上,沉声道:“正是如此。属下一直追着那两人,知道看见那两人进了飞凤国使者的驿站久久没有出现,才发现自己被她们发现了,最后假装跳崖身亡,才逃了回来。”

   “飞凤国使者?”虞子苏却是注意到了这一句。

   夜修冥不告诉她到底跟飞凤国有什么关系,她只好问问重越了,哪知道重越也是个机灵的,回话之前先找南宫颖她们问了一下前几日的情况,反倒是给他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但是虞子苏觉得重越的猜测挺有道理的,只是不知道是跟飞凤国世家有关系,还是跟飞凤国皇室有关系。

   “是的,飞凤国有使者进京了,先前已经到达官洲了。”重越沉声道。那两个人是骑着马逃离的,他在路上也顺了一匹马追,最后一直到了官洲。

   “官洲……这倒是有些意思了……”虞子苏忍不住轻轻勾唇笑了笑。

   见大宝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活像个小猪似的,禁不住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