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月

303_463

未分类 303_463已关闭评论

“本将军就说了,女人就是女人,尽会找麻烦!”杨浩等到南宫勋“嗯”了一声之后,就再也忍不住轻哼道。虽然当初七王爷第一次带虞子苏进军营的时候,那女人表现得十分不错,可是女人终归是女人,哪里有资格跟男人共事?

所以当这一次他看见七王爷居然还将这个女人带到了边关来,还把军营里的事情交给这女人的时候,心中特别不满,劝谏了七王爷几次,居然还被七王爷贬职了!

“杨将军说的是什么话,这也不是王妃的问题,是军营本身就还有蛀虫。”另外一位将军公正地道:“杨将军应该对王妃少些偏见。”

“哼,本将军对她哪里有……”

“好了!”眼看着就要吵起来,南宫勋有些头疼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本将军叫你们来,不是听你们吵架的!杨浩,你到底有没有偏见你自己知道,跟了王爷这么多年,一个二个的倒是越来越没有长进了!”

“我……”杨浩看着南宫勋又冲着自己狠狠瞪了一眼,剩下的话噎在了肚子里。

“将军是想要让我们将手底下的人再查一遍么?”一直没有说话的叶峤突然抬起头道:“可是这样一来,只怕会动摇军心。”

好在还是有脑子清醒的,南宫勋扯了个比凶人还要狰狞的笑容,厉声道:“所以,就要看我们是怎么个查法……”

主帐之中,灯火通明了一整夜,没有人知道这些将领在里面到底谈论了些什么,不少人都在关注着刚刚才从另外一个帐子里不小心传出来的“王妃快要不行了”的消息。

“诶,你听说了吗,说是那袖箭上有剧毒,那位快要不行了……”

“别胡说!这种扰乱军心的事情,要是被上面查到了,可是要……”他比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切,大家都差不多知道了,就是上面的一直把消息压着罢了……”

游乐园甜美双马尾萝莉少女软妹写真图片

“我说这位也是红颜命薄,还没有享受几天好日子……”

谣言越传越离谱,众人见上面居然仿若未闻一般根本不管此事,也就越发放肆大胆了,就是不知道这其中,几个是有心,几个是无意了。

京都之中,夜色阑珊,打更人一声长更,拉长了声音叫道:“天干物燥,小心火……”

“呼……”

“什么人!”温文越今天刚刚从宫中出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现如今更加觉得不对劲了,往常这条路上就算是再晚一点也是有些行人的,今儿个却是寂静不已。

温文越有些懊恼自己今天忘了多带几个人在身边,虽然景帝派了两个侍卫跟着,可是这几日京都一点也不平静,连江湖上的人都多有出没,几个侍卫算得了什么。

“文越,怎么了?”温右相今天是和温文越一起进宫的,他看了一眼四周,也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我们往……”

“嗖嗖……”温右相的话还没有说完,几道破风的声音传来,周围就被黑衣人包围了。

“保护温大人和温公子!”受命保护温文越和温右相的两个侍卫因为习武的原因,早就是警觉不对劲,见到现在这样的场面,不得不将神经绷得更紧。

“杀!”这次的刺杀显然是想要置温文越和温右相两个人与死地,来人没有一丝废话,见温文越已经发现了他们,索性全部现出身形,冲着温文越和温右相两个人刺了过来。

“温公子,你先带着右相走!”两个侍卫围着温文越和温右相,一边手忙脚乱地对付着招式狠戾的刺客,一边有目的的往左边的街道上移动。

左边街道不远处就是太傅李安长家,只要他们听见了动静,就一定会出手来帮忙的!

温文越将他们的处境算计得七七八八,也明白这条路线是最好的办法,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等到他和温右相两个人就快要靠近李太傅府门前了,也没有看见李府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啊!”

“三哥,你没事吧?”一个侍卫着急道。

另外一个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费劲地道:“没事。”

他们两个也快要撑不住了,一个肩膀上中了两剑,一个背上和腿上被砍了几刀。温文越自己背上也被刺了一剑,温右相虽然被护的很好,可是衣服也是被划得破破烂烂,狼狈无比。

“父亲,看来我们今日进宫是挡了谁的道了。”温文越有些无奈地笑道:“倒是连累这两位侍卫大哥了。”

温右相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粗喘着气道:“文越啊,不要管为父了,你想办法离开吧。”他又对两位侍卫道:“两位侍卫大哥,老头子这一辈子这一辈子谁也没有求过,今日但求两位一定要将小儿护送出去。”

温右相看着那些人围成一圈将他们四个越收越紧,临到绝境也不免悲起心头,“老夫死不足惜,可是文越必须活下去!要不然,景国危矣!”

这些人,定然是已经得知他和文越到底和景帝商量了些什么,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疯狂的在京都之中就敢公然动手。

温文越看着大门禁闭的张府,两眼狠狠闭上又缓缓睁开,虽然只过了片刻,两名侍卫面面相觑,都觉得过了许久。

温文越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是那个女子认亲宴上侃侃而谈着家国大义的清丽面容,还是幼时父亲一笔一划教自己习字读书时的情形,还是家中垂垂老矣的槐树……

“父亲,我不能这样做。”温文越依旧温润如玉,优雅清隽,哪怕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没有半分掉色,他看着想要劝解自己的温右相又道:“孩儿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杀!”领头的刺客又是一声冷冽的厉喝,惨白的剑光迅速冲着温文越和温右相两个人飞射过来。

“温公子快走!”

“三哥!”

另外一名侍卫看见被自己称为“三哥”的男人挡在他们三个人前面,血光弥漫,也忍不住大吼一声。虽然早就明白,身为侍卫,随时都有可能直面生死,他还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他也挺身挡在了温文越和温右相两个人的前面。

就算是没有温右相的嘱托,两个侍卫也是会拼命让温文越或者出去的,毕竟他们都是景帝的心腹,不会不知道温文越对于京都的局势有多么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