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2月

快喵新版官网分享

未分类 快喵新版官网分享已关闭评论

下车,看着白色路虎绝尘离去,叶倾心忽然想起来没问问景博渊两点钟还能不能过来,想打电话,掏出手机刚要拨号,想想还是作罢,他本来就忙,刚刚吃饭的功夫就接了好几通工作电话,又何必给他添一层麻烦。

叶倾心拿着手机低头若有所思的空当,窦薇儿也看着消失在远处的车影发怔。

她想着之前饭桌上,叶倾心去卫生间时,景博渊跟她的对话:

他说:“下午多注意着点心心。”

窦薇儿下意识问了句:“为什么?”

景博渊:“人都有嫉妒心,小心点总没错。”

这句话他说得语焉不详,但窦薇儿听懂了,他在说is一事,只怕其他参赛者会因嫉妒心心而做出点什么。

窦薇儿玩笑般地问:“那您就不怕我有嫉妒心?万一我来个顺水推舟或是落井下石呢?”

她记得当时景博渊那双眼睛,黑沉平静得让人心头发瘆,唇角的弧度凉薄又冰冷,他说:“如此,若她伤了,我便算到你头上。”

很平缓的一句话,却让窦薇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惊和压迫力。

窦薇儿回神,看向叶倾心白皙娟秀的侧脸,不得不再次羡慕,叶倾心这般被一个男人无声无息地护着。

她甚至能猜到景博渊为什么跟她说,却不直接警示叶倾心,大约是担心叶倾心胡思乱想,有心理负担,所以就把这些负担和压力全都丢给她这个可怜无辜的外人。

春意黯然销魂

两人回到后台,模特们都在紧锣密鼓地化妆做造型,设计师有的在最后确认自己的服装无误,有的手里拿着讲解稿子反复看着,嘴里念念有词。

不知道是不是叶倾心的错觉,她感觉从自己进来,其他设计师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落在她身上。

好几次她跟其中一人目光相接,那人都很慌张地转开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