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app官网下载安卓版

开天门,原有两种方法。

一种如八大天人那般,以天人神兵开天门,二,则是以‘神’入天门。

两者虽有不同,却皆是开天门。

只是比起单纯的魂灵‘神’意,自然是全须全尾的面对天门之后的未知,来的更为安全,也更为从容。

甚至于,若天门之后是另一个世界的话。

没有肉身的存在,单纯的‘神意’也未必能驻世长久。

因为种种考虑,后一种天门之法才不被历代开天门者所考虑。

最后那一刹那,庞万阳把握住了天人气机,某种程度上来说已是天人,满足了进入天门的条件,加之肉身已经彻底燃烧,自然只有进入天门这一条路。

这一点,只有安奇生清楚,除却他之外,其他几人,虽然密切关注着那一战,却也看不透其中奥秘。

安奇生并无隐瞒,将所知一一说了出来:

“一入天门,再难感应,生死难料,前路难料…….”

“原来如此…….”

清纯可人的向阳花仙

王降龙,燕狂徒等人神色各异,皆是若有所思。

“想来庞兄是早已知晓了这一点,才会死战,才会不惜燃烧自身,只为搏一个机会…….”

燕狂徒微微一叹:

“今日乃至于以后,如我辈中人,也唯有这一条路了…….”

天地间再难出一柄天人神兵的如今乃至于以后,庞万阳所走之路,必然也是他们,乃至于日后追寻天人境界之人所要面临的关卡了。

“前路难料,生死难料又如何?庞兄不在意,我等也是不在意的,只是,即便如此,此路也非常人可走。”

拜月真人也是一叹。

其余几人皆是默然。

以庞万阳之豪雄尚且要王权道人这般对手生死一战才能洞彻天人气机,他们即便有为道死战之心,却也未必能做到庞万阳做到的事情。

沉默。

二楼一时沉默。

良久之后,沐清丰起身,拱手道:

“道长直言之恩,沐清丰铭记于心,日后若有所差,必当前来!”

“不错!此番恩情,必有所报。”

燕狂徒等人也都起身,拱手,应承下这一份情。

这一席话,对于普通人来说一文不值,然而对于他们来说,价值便太大了。

纵使自己用之不上,若后人有人到的这一步,便要少走几多弯路。

这便是所谓的传承秘辛,宗门底蕴了。

安奇生含笑起身,也自拱手:

“会的。”

“道长,爽快!”

燕狂徒苦笑一声,也自告辞。

此次他们收获都颇为不小,也是心满意足,都没有逗留的心思,便都告辞。

安奇生目送他们远去,才又坐了下来。

一场交战,其他观战者收获已然不小,安奇生自不必言。

无论是庞万阳的武道,心意,亦或是这一战对于天人大道的窥视,对于他而言,都是极为难得的收获。

只是他少见的未曾去梳理,更无考虑得失。

只是倒酒,夹菜,细嚼慢咽的吃着。

他的体魄强横至极,然而有着天地灵气的滋养,他的饭量并不如何惊世骇俗,半月不食也无所谓。

但有的吃,他从来是要吃的。

他的心情如面色一般的平静,既无大战之后的心潮澎湃,也无战胜强敌之后的喜悦,更无登顶天下第一的自傲。

修行便是修心,心静才能生慧,心静才是大自在。

他两世为人。

前生奔波红尘之中,片刻不得空闲,为了生存,生活,经历种种,却也来不及沉淀,品味,享受,难思得失。

纵然是今生,绝症之前也日日思量,为大展拳脚,为攥取最大的财富而努力着。

直到得了绝症之后,他才知晓了什么是万事皆空,才有闲暇静下心来,体验生活。

王阳明的心学传承,没有给他立竿见影的提升,潜移默化的好处,却是难以形容。

这是前人的余荫,也是自己的造化。

得道,更要守道。

清亮的酒水划过一道弧线落在酒杯之中。

安奇生端起酒杯,依窗而远眺,极远处风沙弥天,更高出云卷云舒,天地苍茫浩大,人生天地间,既短暂也渺小,即便是天下第一。

又有什么值得桀骜,值得骄傲的事情?

安奇生酒水洒在窗外,随风一吹,酒香飘散于长空之中:

“庞兄,一别或许再见无期,酒水一杯,不枉相遇一场!”

…….

瀚海一战,就此落幕。

然而江湖中掀起的风暴却刚刚开始,雄踞天下第一数十年的六狱魔尊庞万阳就此被人所击败,生死不明的消息,让天下无数人为之震撼。

同样,登顶天下第一的王权道人安奇生,也在时隔两年不到的时间中,再次轰动了天下。

天下第一!

这个偏远县城的老道士,以近百岁之龄崛起,短短数年而已,已经登顶天下第一了!

这是何等之神话?

无论是江湖武林,还是大丰朝廷,乃至于其他势力,全都为之侧目,震撼。

而在这场风暴之下。

六狱魔宗也再度成为了风口浪尖,曾经与六狱魔宗有仇恨的江湖人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几乎一夜之间,六狱魔宗各地被人所知的分舵已经被全部扫灭。

甚至有高手登临六狱圣山。

可惜的是,六狱圣山早已人去楼空,那些高手们扑了个空,也只能毁了六狱魔宗的驻地泄愤。

曾经一度令人闻风色变的魔宗,竟如此便成了过去,让不少人感叹,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古往今来,不知几多宗门被掩埋在岁月之中。

天人,兵主的门派都已近乎消失殆尽,六狱魔宗消亡,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值此之时。

漠州之中却极为热闹。

因为前段时间‘天象’的巨大变化,风暴吹遍整个漠州,黄沙翻滚之下,竟然有一方被沙漠掩埋的地宫,再现人间!

地宫的出现,吸引了整个漠州的悍匪,马贼,大盗乃至于附近诸州府的高手前来。

因为有人认出,这是数百年前,龙旗门的留下的地宫!

龙旗门,是漠州有史以来最为强盛的门派,因为这龙旗门之主,是手持瀚海大龙旗的兵主!

可惜,随着兵主消失,龙旗门也就此消失。

此番地宫再现,自然吸引了无数武林人士的目光。

而随着,相传有人在其中得到了秘宝的消息的曝光,更是引发了一场寻宝狂潮!

漠州,附近诸州,乃至于瀚海之外的大炎王朝的高手,都有被吸引而来!

有人欲求财宝,却也有人意图寻找消失了数百年之久的,瀚海大龙旗!

呼呼~~~

风沙之中,吴六三带着赵天风策马狂奔,溅起点点黄沙。

咻咻咻~~~

一道道箭矢破空呼啸之中,传来一声暴喝:

“吴六三!你跑不掉的,识相的将你在龙旗门地宫之中得到的东西交出来,否则,你必死无疑!”

风沙之中,数十骑狂追而来。

“苍居!你很好,今日吴某人若是不死,总要找你寻个交代!”

吴六三真气勃发,催马狂奔,躲过箭矢直射,苍白的脸上一片阴沉。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离开瀚龙客栈之后,居然成为了第一批目睹地宫现世之人,这本该是造化,奈何地宫太大,他被困在其中三天。

待得他出来之时,就被人团团围住。

以他的武功,逃出来本不是问题,奈何他缺了一臂,又带着赵天风,一时不差被打成重伤。

之后被人一路追杀,几次险死还生。

“吴叔,你快走,不要管我了!”

赵天风一脸惶急。

他知晓,凭着吴六三的轻功,想要逃走绝不是问题,但是因为他的拖累,才会陷入被追杀的境地。

“闭嘴!”

吴六三真气鼓荡,震飞射来的箭矢,目视漫天黄沙:“就凭这些废物,也想杀我?”

“丧家之犬罢了,还敢如此嚣张!”

风沙之中,一身形魁梧的大汉于马上人立而起,双臂一拉,弓成满月:

“此番某家便让你葬身黄沙!”

崩~

一道箭矢破空,隐藏在箭雨之中,一下刺破了吴六三迸发的罡风真气,赫然是一支破气箭!

吴六三心中一跳,于马上一个俯身,仅存的手臂松开马缰,于身后拔剑出鞘。

无比准确的在箭雨之中斩落破气箭。

以他气脉之身,纵使缺了一臂,普通弓箭也绝不可能在他真气未曾耗尽之前伤到他,但是破气箭不同。

除却横练高手之外,气脉不可能硬抗破气箭。

他也不行。

一剑斩断破气箭,吴六三的面色就是一变。

因为随着他动作一滞,漫天风沙席卷的前方,赫然又出现了一队追兵!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追逃几日,他都不知道身在何地,只怕其他方向未必就没有追兵。

“抱紧我!”

吴六三眸光沉凝,一声大喝之后,一跃而起!

赵天风一咬牙,保住吴六三的腰。

下一瞬,只听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转瞬已经跨越百丈,硬生生扛着箭雨,冲破了前方的封锁。

崩~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似霹雳一般闪过的破空声中。

吴六三身子一僵,被一箭射穿胸膛!

但他身子不停,眸光扫过四周,突然一亮,看到了数里之外的一处小绿洲。

以及绿洲半空飘扬的一道旗帜。

那是,瀚龙客栈!

头像
admin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