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版香蕉小说app免费下载

() 密特拉教堂本堂神甫大喊:“异教徒,你可以杀了我,但请放过这些无辜的女人,她们是老人和不懂事的女孩,请饶恕他们,给她们一个改过的机会。”

鹿正康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很正确,很笔直,他的原则也非常现代化,很开明。

男女平等嘛。

老话说得好,杀男杀女都一样,何况区区游戏Npc

鹿正康根本不在乎死在自己手里的是男是女,他比较担心的是苏湘离的感受。

内测员的游戏实况都在现实监控器的观测下,外面的虚拟娱乐办事处可以得到第三人称游戏录像,而研究员们会提取出关键片段作为参考资料。

到时候自家小女友看到自己杀女人,会不会嫌弃他?鹿正康这人做事就是滴水不漏,做坏事儿前先想好退路。

鹿正康左右琢磨了一会儿,心想:到时候同苏苏解释的时候就说,不是自己不关爱妇女,只是玩游戏不能对那些土著表现怜悯的情绪,否则这个虚拟意识沉浸指数要是高了,那可得和咨询师喝几小时茶。

想好了糊弄女朋友的借口,鹿正康心情一畅,挥挥手,对诺顿教士说一句:“都杀了,心脑拿去焚烧。”

“您的意志,冕下。”

诺顿教士对骑士们挥挥手,他们便捏起手中刀剑,将一个个修女拉到燃魂方柱前,割下头颅,剖开胸腹,切出心脏。方柱里火焰熊熊,就从中段的投入口将材料送入,一瞬间,烈火将血肉焚尽,渺渺的蓝色烟气上升,方柱表面浮起狞恶的淡白光纹,那一张张绝望而无声嘶吼的面孔。

这样的场面把雨手镇的麻木观众都吓得失了神。

极品美女 美少女的清纯逆袭

一个个待宰的异教徒都惊恐高呼,在地上挣扎,被捆缚似一条虫豸,但就是奔命一样扭动着,神甫闭上眼睛,高声诵读起密特拉的赐福经文。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我们蒙重生,是借着神活泼常存的话。从前我们是那坐在黑暗和死荫之地的人,但有光发现照着我们。惟有光先来照亮,把我们在黑暗中的本相显露出来,然后我们才会脱离黑暗归向神。光不只是一切生命之源,而且也是真理之源,喜乐之源……众信众爱,今日蒙受苦难,明日也必复生于主的国!

“拿摩,惹纳达雅呀,拿摩,巴嘎哇得,密多罗拿耶,答他嘎答耶,阿哈得,三藐三布达雅……”

鹿正康闻言摇头,当初他为了探寻炼金术的前置隐藏条件,花悟性点学了许多玄学知识,因此对神学颇有了解,以他的水平就是去大学做个教授学者都不成问题。

神甫口中的密特拉神只不过是一个缝合怪而已,是现实地球宗教中的密特拉神与上帝、密多罗,甚至是弥勒的拼接产物,标准的四不像。

在地球历史上,密特拉教是起源原始社会,强盛于公元一到五世纪的秘密宗教,主要在罗马传播,密特拉是太阳神与契约之神,为罗马士兵广泛信仰,排斥妇女的参与,他们的神祠是太阳洞穴,多为无光的地下室。密特拉教最重要的节日是每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即罗马冬至日,这一日白昼最短,过了冬至,日照时间越来越长,代表太阳的重生,后来这个节日也被认定为耶稣的降生日。

《三次世界》游戏里的这个密特拉神,其经典很大一部分是照搬了《圣经》,然而又加入了佛教元素,将超拔死者,极乐往生的神职赋予密特拉。神甫念诵的咒文就是弥勒佛长咒的密特拉版,而且用的是梵语。

这里的密特拉教的教堂风格很是原始,形状类似二十一世纪初的公共厕所,三角屋顶,低矮砖石房,钟楼倒是很有哥特风,高而细,外壁雕刻密特拉神话,此外,在仪轨和神职人员编制上多近似基督教。

宗教这种东西,绝不是好货色,不过用来哄骗土著倒是好东西,鹿正康不是苏湘离,小姑娘对飞面教善良的教义还抱有坚持的心态,还期望着有一天让土著们也沐浴在科学与红色信仰的光辉里,而他却不曾想那许多。

游戏就是游戏,如果是为了放松身心情投入当然是一种玩法,但想要无存档一命通关,那考验的就是技巧了。

土著是必备资源,而资源这东西,要尽一切办法压榨出来。

现阶段用宗教,等魔动科学发展起来,直接洗脑,就像现实里的思想钢印那样。

相比而言,鹿正康其实更喜欢现在所在的星球,力量等级低,是个上佳的发育场地,朦泣岛的环境太奇葩,主观感觉上就不对劲,连霆鱬那种天空生物都出来了,其历史深处必然埋藏了一些高级存在,适合做中期地图。

等飞面教教宗冕下从思索中回过神来,所有的异教徒都已经宰杀完毕,也就是得到了一批充满魂魄的黑色灵魂石,这都是魔法世界里的硬通货,将来发展魔动科学的第一笔资金。

现阶段护教军的战斗力还太落后,虽然在冷兵器时代已经可以称雄一方,但观影过现代战争的鹿正康自然嫌弃自家队伍的装备。

原本他打算制作火药的,但一来时间紧张,二来等附魔知识洗白后,魔法炼金装备马上就能把初级的火药武器淘汰,火药的作用连过渡都难胜任。

杀完了异教徒,鹿正康又叫护教军在雨手镇的平民里挑选出身体健康完好的青壮年编入俘虏队,这一次的征战计划就完满结束了,是时候返航。

加里男爵看着战火后寥落凄凉的领地,地平线上,蓝色的护教军在正午的阳光下似一道冰河般渐行渐远,他的心中被一个浓烈的恐惧与愤怒包裹,然而,一名战败的领主是没有任何体面的,哪怕他向自己的宗主,也就是公国国主塔曼大公求援也只会受到嘲弄。

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鼻青脸肿,左耳缺损的税务官一瘸一拐地走到男爵身旁,“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做?”

“安抚我的子民吧,再然后,把东山上的密特拉教堂拆了,新建一所飞面教教堂。派一个信使去追随那些蓝色的……骑士们。今天起,彭婷郡就是飞面教的教区了。”

头像
admin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