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

“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小手段都是浮云,你们太弱了!”月兔男爵硬抗柯里昂城主、多萝西主教投影的攻击,硬生生将月亮女神教会白衣主教投影破碎,将她淘汰出局,三对一变成了二对一,柯里昂城主、多萝西主教面落于下风。

两道投影左右分开,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谁退出?”

多萝西白衣主教非常不甘的看了一眼月兔男爵,无奈的做了一个选择:“还是我退出吧,丛林狩猎我很擅长,可是这种地方正面对抗,我不如你,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混蛋怎么做兔子,兔子就应该乖乖的被扒皮抽筋下锅。”

多萝西白衣主教说完,身上的光芒渐渐暗淡起来,转眼间消失不见了,月兔男爵心中微微有一些不妙的预感,这个地方满是教会的信仰之力,让他必须依靠自身魔力抵抗,消耗巨大不说,还无法从外界补充魔力,属于彻头彻尾的客场作战。

这个地方拦不住自己,可是在有敌人的情况下,自己不动用底牌一时半会打不破这个光球,更何况敌人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攻击光球而无动于衷。

“只剩下你一个了,诺比柯里昂,马布斯特城城主,大骑士,现在还有一个身份,战神的虔诚信徒,你认为凭这一道只有一阶的投影,真的能够对我造成影响吗?哪怕我魔力损耗严重,身上伤势未愈。”月兔男爵不是鄙视柯里昂城主,他所说的都是实话,没有足够的实力和信心,他不会随便走动。

马布斯特城,没有能够对他造成致命伤害的存在,这里不是德莱克城,没有那么多可恶的巫师,而且貌似黑夜女神教会的白衣主教也换人了,换成了一个稚嫩的小丫头。这也是他敢亲身到来的原因之一,只是他在看到小维尔的时候,心中微微有一个不是很好的预感,这个小家伙和自己的克星似的,遇到他肯定没好事。

想到克星,月兔男爵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个口口声声说想要吃红烧兔头的小丫头,她好像也来了,可是为什么没有看到呢?

柯里昂城主没有墨迹,双手微微前伸,“投影的话确实很难打败你,可如果是实体呢?你该不会天真地以为神罚空间只能容纳信徒投影和被惩罚者吧?”

柯里昂城主的投影一阵颤抖,转眼间由虚转实,虽然说是战神的拳术士,却身披铠甲手持骑士大剑,一水的魔法符纹装备,胸前还佩戴着月亮女神教会的护身符、腰间一个泉水与治愈女神教会的治疗瓶,手腕上是狩猎女神教会制作的护腕,可以加持力量和敏捷。

“来吧,第二回合正式开始!”柯里昂城主脚下用力,整个人瞬间到了月兔男爵面前,长剑带着浓郁的光芒横扫而来。

“锵!”月兔男爵手中一把弯刀险险的挡住了柯里昂城主的大剑,两个人的力量居然不分上下。

露肩装大眼清纯美女

月兔男爵一脚闪电般踹了出去,柯里昂城主左手握拳狠狠砸了下来,两人同时回头,月兔男爵感觉自己的脚趾差点被打裂,这个家伙的实力,有点诡异啊。柯里昂城主同样不好受,自己现在可不是投影状态,硬碰硬身体也后受伤的,不过还好就是月亮女神教会的护身符有轻微又持续的治疗效果。

“你现在的实力,天空骑士?”月兔男爵的声音透过光球传入下方,很多人支起耳朵,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无所不能的神灵恩赐下,暂时提升了一阶,离开神罚空间我依然只是大骑士。”柯里昂城主现在的状态是虚假的,也是真实的,在这里他拥有天空骑士的战斗力,但身体却还是资深大骑士,如果不是月兔男爵被压制的太厉害,自己只怕一个照面就会被打趴下。

现在,自己有一战之力!

“来吧,让我见识一下地狱使者的实力吧!”三阶,这是被压制之前月兔男爵的实力,但是他的实力偏向于魔力方面,近身作战同样只是二阶,只是人家是货真价实的二阶,而自己确实被强行提升上来的伪二阶。

以八位神灵的信仰之力强行提升上来的天空骑士实力,柯里昂城主知道这样的机会是多么的难得,下一次想要凑出来这么多入阶的神职人员帮着开启神罚不知道要等多少年之后,亲身体会天空骑士对于自己日后实力提升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哼,虚假的就是虚假的,你必败!”月兔男爵虽然略微正视了这位经验丰富的伪天空骑士,却并不认为自己会败,手中短刀寒光一闪,虚影连连快速将柯里昂城主包围。

柯里昂城主双眼一亮,脚下微微用力整个人冲天而起:“即便是被强行提拔起来的天空骑士,也是天空骑士,天空不再是我的禁区!破空拳!”

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刀剑碰撞只剩不绝于耳,柯里昂城主毕竟不是真正的神职人员,他是骑士,神术更是一个没有学,硬碰硬之下渐渐落于下风。

“砰~”柯里昂城主倒飞出去狠狠状在光球的边缘,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月亮女神教会的护符瞬间爆发化作一个小小的屏障将他团团包围,月兔男爵的弯刀落在上面,一时之间居然无法打破。

“你败了!”知道自己再继续追砍有失风度,月兔男爵身形一晃退后十几米外站定。

“咳咳~”柯里昂城主咳出一口淤血,随即摘下腰间的圣药一饮而尽,这才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我的信仰还是不够,毕竟不是真正的神职人员,没有神术加持,想要胜过你确实不容易。我确实不如你,不过你不要得意,神罚空间对我的加持只有一阶,可是对某些人却有着更大的加持。”

月兔男爵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柯里昂城主已经高声呼喊:“维尔兄弟,换人!”

柯里昂城主带着防御罩消失了,他原本站着的地方,一个少年傲然挺立,“神眷者,维尔德克兰!”

“好久不见,地狱使者月兔男爵。”小维尔脸上无悲无喜,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身上信仰之力一点点增强,同时若有若无的气息也随之增强。

“这一切都是你的手笔?”月兔男爵双眼闪烁着难明的光芒,死死盯着面前只有十五岁的少年,自己十五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月兔一族有着悠久的生命,比之巨龙虽有不如却同样是高等地狱种族,十五岁的月兔依然只是幼崽,还在妈妈的怀抱里面撒娇呢,他们的幼年期比矮人还要长很多。

身为地狱贵族,他的见识自然不是那些所谓的地狱恶魔信徒可以比拟的,他第一时间装死试图逃出这里,因为他隐约间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影子,这个巨大的阵法很不简单,如果不是柯里昂城主本身的神职人员身份成问题,神术基本不会,自己想要打败他也非常困难。

可是自己面前这个小子却不同,他,是神眷者!

“承受如此磅礴的信仰之力并能够发挥出应用的实力,你,已经是入阶强者了,大骑士?”虽然是疑问,可是对于小维尔本身的等级,他已经可以确认,否则就算是神眷者也无法如此粗暴的信仰之力加持。

下面一片哗然,维尔德克兰伯爵是大骑士?十五岁的大骑士?

“这已经不能算是天才了,而是真正的妖孽,嘻嘻,这样的妖孽我可降不住,还是雷尔斯哥哥更合适一些,这个妖孽还是交给莉莉丝比较好。”一个金发美少女抬头看着那个和怪物对峙的身影,脸上满是落寞,明明还是很喜欢这个同龄人的,可是实力的巨大差距决定了两人不可能走在同一条路上。

头像
admin
admin